河南洛阳:一百多人的安置房被宇瑞置业以"合法"的名义 吞噬

时间:2020-08-06 11:53       来源: 联想

2014年6月25日开发商洛阳宇瑞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瑞公司)与洛阳炼化拉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膜公司)签定安置补偿协议书,协议中约定拉膜公司所拥有的30.634亩的土地交由宇瑞公司开发,宇瑞公司采取以9337平方房屋置换的方式对拉膜公司进行补偿。六年过去了,宇瑞公司却利用2019年11月28日洛阳市吉利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19)豫0306民初19号裁定,2020年6月8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20)豫03民终民终213号裁定,判定开发商宇瑞公司吞噬拉膜公司应得的安置补偿房(9337平方的商业用房)合法。就这样,宇瑞公司以法律的程序,轻而易举侵吞了拉膜公司一亿多元的资产。

 

河南洛阳:一百多人的安置房被宇瑞置业以"合法"的名义 吞噬

 

2014年6月25日拉膜公司与宇瑞公司就拉膜公司厂区房屋拆迁补偿事宜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拉膜公司所拥有的30.634亩的土地交由宇瑞公司开发,宇瑞公司采取房屋置换的方式进行补偿。《协议》有三个方面的约定:

1、如甲方三个月内没有将河阳路边1-4层的商场26000平方米整体出让 ,则此部分商铺的9337平方米必须置换给乙方。(六家法院根据安置补偿协议都是查封这1号楼的商场)。

2、“乙方的30.634亩土地厂房及附属物置换成步行街坐北朝南高层住宅楼下的1-2层门面房约5000㎡及面向西北延伸的1-2层或1-4层约4400㎡的商铺(约定宇瑞公司与拉膜公司在协议签定3个月内没有把1号楼商场整体出卖就按第1条26000平方商场必须置换9337平方给拉膜公司,如果1号楼商场整体出卖就按第2(本)条给拉膜公司安置房)。”

3.“甲方在得到乙方地块后,第一期第一批(三年内完成开发建设)投资建设用于置换乙方30.643亩土地的综合商业面积约9337平方米”,甲方应当在建筑期内将补偿给乙方的9337平方米商业用房交付给乙方。”

上述三方面对安置补偿房位置和交付时间的整体约定,即在已建成的1号楼解决安置补偿房。一是《协议》虽然写有在3号楼中补偿安置房,但前题是在协议签定后三个月内1号楼整体出售的情况下的安置方案。事实是至今1号楼也没有整体出售,所以应在1号楼中补偿安置房;二是安置补偿房必须在一期一批建设项目中交付,而现一期一批建成的只有1号楼和3号楼,故补偿房必须在1号楼。而不是现未立项开建的2号楼。

此前,因宇瑞公司未按约完成项目建设,并迟迟不交付安置补偿房,致使拉膜公司债务危机,引发多期债务诉讼案件。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栾川县人民法院、涧西区人民法院、西工区人民法院、洛龙区人民法院以及吉利区人民法院都先后根据诉讼请求,按照《安置补偿协议》约定的房产对1号楼进行查封。两级法院严格依法查封1号楼相关财产,毋庸置疑。难道两级六个法院都对《协议》理解错了吗?难道六个法院查封错违法了吗?难道只有开发商找的法官的理解是对的吗?

案件中的另一件事情更能说明1号楼是拉膜公司的安置补偿房: 2014年8月27日,洛阳市木森物资有限公司徐国忠向徐六生为实际控制人的河南春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借款600万元,用于归还洛阳市木森物资有限公司在洛阳市西工信用社600万元的贷款。时隔近四个月,2014年12月18日,徐六生花言巧语(说只要把协议签了就提供数百万的借款投入到丽京门开发的孟津白鹤地产项目,协议定完后投入款一直未到位),诱使徐国忠用洛阳丽京门置业有限公司、洛阳炼化拉膜有限公司(这2个公司是徐国忠的公司)与河南春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将以600万元借款换取洛阳炼化拉膜有限公司的30.634亩土地所置换的9337平方米房产中的40%即3734平方的房产。因第三方开发商洛阳宇瑞置业有限公司并未在协议书上盖章,故根据协议书的约定该协议不生效;并且这份不生效的三份协议书,徐六生既没有拿给徐国忠,也没有拿给第三方洛阳宇瑞置业有限公司,直到现在都在徐六生那里留存。2015年上半年,徐六生实际控制的河南春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洛阳丽京门置业有限公司、洛阳炼化拉膜有限公司和徐国忠诉至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法院。因为洛阳宇瑞置业有限公司没有同意也没盖章,同时洛阳宇瑞置业有限公司没有出庭更不可能同意与河南春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之间对转让房产的具体位置和 3734 平方米门面房、具体楼层都未明确约定的《协议书》。徐六生通过关系,先后使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老民初字第1100号民事判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豫03民终2921号确认这份显失公平的《协议书》有效。

2018年下半年,徐六生又通过向吉利法院起诉的方式要求洛阳宇瑞置业有限公司将洛阳炼化拉膜有限公司的30.634亩土地所置换的9337平方米房产中的40%即3734平方的房产交付给河南春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或者支付赔偿款2900万元。吉利区法院法官作出明显错误的判决书确认该3734平方米的房产位于3号楼。但徐六生也认定(按安置补偿协议)是1号楼而不是3号楼,因此又上诉至洛阳中院,欲使600万元的借款变成2500余万元(是判在3号楼徐六生都不愿意)徐六生按安置补偿协议书也确定是在1号楼(徐六生2019年7月被新安县公安局以套路贷抓捕至今)。二审时因为吉利法官没有按正常程序办案,在宇瑞公司和拉膜公司的官司未判和位置未确定的情况下,他提前判给徐六生位置3号楼,洛阳中院将本案发回重审,现在仍在吉利法院等待2020年8月12日开庭审理。

 

河南洛阳:一百多人的安置房被宇瑞置业以"合法"的名义 吞噬

 

2018年末,因不打算履行交付安置补偿房的义务。开发商宇瑞公司在洛阳市吉利区法院对拉膜公司提起诉讼。2019年11月28日,洛阳市吉利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19)豫0306民初19号裁定。二审上诉至市中级法院,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20)豫03民终民终213 号裁定。一审法官和二审法官均不完整、全面地把握《安置补偿协议书》的约定断章取义,并未认定《协议》三个方面的约定中的一条,将必须在第一期第一批(三年内完成开发建设)投资建设用于置换安置补偿房的条款摒弃,把拉膜公司应得的安置补偿房大部分判定在既未征地又未开建,且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建设的虚拟房产中(按宇瑞公司的能力不可能再有二期开发),使得开发商以“合法的名义”,白捡了一亿多元的资产,而拉膜公司只剩下一纸协议。

 

河南洛阳:一百多人的安置房被宇瑞置业以"合法"的名义 吞噬

 

时至今日,拉膜公司已被宇瑞公司搞成破产了,正在进行破产清算。一百多位受害人和债权人翘首以待拉膜公司安置补偿房,期望以此补偿自己的经济损失。而吉利区法院法官却断章取义写出有利于开发商的判决,中院法官未纠正一审判决仍维持吉利区法官的判决,由此引发了众多受害人和债权人的愤怒和不满。

拉膜公司一百多名受害人能否通过法律途径最终拿到安置补偿房?记者将做进一步的跟踪报道。

 

« 上一篇:至少19国日增确诊超千例 印度连续6天日增超5万
» 下一篇:没有了